蔡辉的专栏


http://expert.chinese-luxury.com/caihui/

蔡辉的专栏

奢侈品关税,道德的牺牲品

2011年09月22日 | 未分类
奢侈品关税

奢侈品降关税,今年以来呼声强烈,但只闻楼梯响,不见人下来,更有一干学者称:要降应先降生活必需品的关税,奢侈品暂缓。


奢侈品该不该降关税,本不需讨论,数字足以说明一切:商务部调查结果显示,手表、箱包、服装等20种高档消费品品牌中,内地价格比香港高45%,比美国高51%,比法国高72%。


每进口一件奢侈品,需缴纳进口关税、消费税和增值税三项,进口关税6.5%至18%,增值税17%,消费税为30%,累计起来,缴纳最高者已超60%!


如此重的税负,为何不能降?为何要暂缓?因为“奢侈品”三字给人们以误会,仿佛它是富豪的专有品,增加关税,俨然是在抑富扶贫,而降低关税,简直就是富人的帮凶了。


首先,这是将“奢侈品”与“奢侈”混为一谈,奢侈是一种心态,固然应警惕,但没有奢侈品,它也依然存在。奢侈品并非奢侈的物化体现,它不过是高品质、高质量的产品而已,它既会被奢侈者推赏,也会被普通人喜爱。今天已飞入寻常百姓家的抽水马桶、液化气、空调等,当年都是奢侈品,如一概斥为奢侈,难道我们要退回早晨起来倒夜壶的时代?


第二,抑富扶贫是正确的,奢侈品征税也确实可以惩罚富人,但60%的税对富人而言,不过九牛一毛,对普通人却高不可攀,那么谁的负担更大呢?事实是,它并没能抑制富人过度消费,反而抑制了普通人的正常消费,削峰填谷,这是个人收入所得税应该做的事,靠加高奢侈品关税,不仅起不到好的效果,反而会产生副作用。


问题的关键,在于我们应尊重市场发展的客观规律,不能动不动就把希望寄托在看得见的手上,无限神话它的力量,却忘了,当市场都无法实现均衡时,政府又如何实现均衡?市场失败尚可挽救,尚有“破坏式创新”的空间,而政治失败,代价将多么沉重?把解决问题的希望寄托在政治而不是市场身上,只能加大共同的风险。


市场不是工具,它是一个机制,它能更有效地分配资源,只有当它充分自由时,才是最道德的,面对市场,任何急功近利的行为只能带来灾难。


值得警惕的是,在今天中国的经济领域中,民粹主义正不断抬头,他们打着为人民说话的名义,其实是在伤害着人民的利益,他们以为自己在为生民代言,其实是在用道德情绪替代理性分析,用虚拟的逻辑来干预现实。他们善于抛出大而无当的口号,但在口号的背后,他们并不是在思考,而是在拉票,他们不想解决任何问题,只是想沉浸在民族魂、正义之声的幻觉中意淫。


奢侈品该不该降关税,这是一个经济问题,世界各发达国家的成功案例足以证明我们该何去何从,如果总是让应该做的事受限于那些伪道德信条的话,那么,早晚我们还会落后挨打。

你还没有登陆 不能参与评论 没有账号? 立即注册

蔡辉

专栏作家,《北京晨报》副刊部主编

分类
归档
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