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深玩表青年的专栏


http://expert.chinese-luxury.com/liuyu/

艺术与钟表爱好者

玩儿表那些事儿:复杂功能玩的是什么?

2011年09月28日 | 未分类

如果说普通腕表存在的意义是纪录时间的流淌,那复杂功能腕表绝对被赋予让人收藏把玩的使命。一款拥有陀飞轮、万年历、三问报时外加逆跳功能的腕表,我实在想不出有谁舍得把它戴在手腕上“招摇过市”。


这么多繁杂的功能集中起来,硬是把“机械产品”变成了“艺术品”这似乎违背了腕表本身存在的意义。当把它戴上手腕都成为了一种奢侈,还叫我们怎么玩?再者说除了陀飞轮这种被动触发的功能以外,就实用主义而言这么多复杂的功能在实际生活中基本是用不到的,即使宽泛的把多功能腕表也列入讨论,像计时这种常见功能都很少会被使用,更别提这些复杂功能了。


复杂功能腕表有几个特色。一来它们几乎都出自于钟表大家之手;二来复杂功能挺少单一出现,一般都“成群”出现:陀飞轮加上万年历、三问加逆跳,最多的有 21项功能叠加于一身,机芯由几百个零件组成,而需耗费制表师6~12个月也不足为奇。可能你会觉得,手表就看个时间而已,要那么复杂干吗?不过呢,正因它如此花哨如此极端,我们才更加无可救药的被诱惑,爱表者,爱的就是这些让人心醉的复杂功能。


就像石英表和机械表之间的差异,为什么走时精准价格低廉的石英表很难成为收藏家眼中青睐之物?轻易可以得到的精准和费劲心机靠齿轮传动以及擒纵机构实现的精准你更爱哪个?其中的微妙就像开手动挡和自动挡汽车的差异,古老的手动挡系统往往会在我们手动换挡和离合抬离间令我们体验到一种截然不同的操纵感与驾驭感,而体验这种美妙,正是我们追求复杂功能的初衷。


我们可以理所当然的享受这种把复杂功能驾驭腕间的快感,就像戴计时表的人往往会在特定场合开启计时功能那样,明明不是非用不可,却也想要操纵一番。当凝视着方寸表盘间陀飞轮装置转动的一刻,当聆听三问表轻拨按钮后音锤碰撞音簧后产生美妙之音的瞬间,当坐享万年历100年都不用调校带给我们的那种成就感之时,爱上复杂功能的理由已然不言而喻。


人就是这样一种生物,总会为了寻找某种感觉而刻意的绕圈,这是每一个人都会有的对于美妙事物的执着,复杂功能玩的是什么?也许就是行走在这个永远也兜不回来的圈子上吧。

你还没有登陆 不能参与评论 没有账号? 立即注册